主页 > www.kj80.com >
乌拉特前旗黄金地段一处“破楼”闲置十年的秘密
发布日期:2021-09-27 18:50   来源:未知   阅读:

  东风大街和红卫路是内蒙古自治区乌拉特前旗乌拉山镇(原西山咀镇)最红火的两条大街,这两条路交汇处更是黄金地段上最好的位置,但就是在这么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却立着一座破旧的三层办公楼,与周围新建的亮丽的高楼格格不入。开发商翟双喜说,本来这栋旧办公楼也已划到了棚户区改造范围,硬是在领导的干扰下撂置了十多年,成了乌拉山镇最扎眼的无人住的破楼

  这栋破楼背后的故事,还得从翟双喜的奋斗史说起。现年52岁的翟双喜是巴运集团乌拉特前旗客运分公司职工,1994年看到客运公司的业务日渐衰落,他决定扔掉铁饭碗下海闯荡。

  起初,翟双喜还干着运输的老本行,但随着房地产行业的兴起,他开始转行干起了建筑工程。之后的剧情就比较老套了:凭借着踏实肯干的精神和厚道的为人处事,翟双喜承包的工程越来越大,生意越来越火,呼和浩特市、包头市、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等多个地方都有他奋斗打拼的战场 。

  生意做得大了,钱也就挣得多了,用翟双喜的话说回乡之前他已经是亿万富翁了。2008年前后,乌拉特前旗政府所 在地——乌拉山镇,也开始了大规模的棚户区改造。已经身家过亿的翟双喜决定回到家乡参与建设,他觉得人这一生除了挣钱,还能为家乡做点小小的贡献,才能算不枉此生。

  2008年8月,翟双喜和包头嘉信伟业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嘉信伟业公司)合作,由嘉信伟业公司出面拿到了乌拉特前旗政府所在地乌拉山镇的一个棚户区改造项目。政府规划的这个项目的四至为:红卫路西、东风大街北、水利路东、北环路南。

  在办理完“棚改”项目的相关手续之后,项目开工建设。根据规划他们首先拆除了这块地的中间位置,之后的几年时间里,陆续盖起“嘉峻华庭小区”并修建设了一条商业步行街。

  到了2010年,由于合作理念上出现分歧,翟双喜和嘉信伟业公司决定终止合作,经过双方友好协商,嘉峻华庭小区南侧待开发的区域,嘉信伟业公司出让给翟双喜的巴彦淖尔市天政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天政公司)开发,这块区域的四至为:红卫路西、东风大街北、水利路东、嘉峻华庭南,总的规划面积约6万多平方米。

  2010年6月10日,天政公司与乌拉特前旗政府重新签订了棚户区改造框架协议,棚户区改造按照“政府主导、市场化运作”的模式进行,拆迁产生的安置补偿费用由天政公司负责。

  虽然在建筑行业干了十几年,但独自开发一个项目翟双喜还是头一回。为了把棚户区改造工程做好,翟双喜将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在了项目建设上。

  翟双喜做过计算,整个项目投资大约1亿多元,项目完工之后能产生的利润差不多在2亿元左右,为什么能有这么高的利润呢?因为棚户区改造工程的位置紧靠最红火的东风大街和红卫路,也就是说临街的商业楼价值巨大,尤其是这两条大街交汇处,翟双喜在那里规划了一个商场,这个商场盖起来之后,将会是乌拉特前旗的新地标,所以其商业价值毋庸置疑。

  这一点也是翟双喜决定投资的主要原因,毕竟翟双喜做的是生意不是慈善,如果仅仅是建住宅楼,而不能开发临街的商业楼,交付400多套回迁房之后,开发商翟双喜也就没有什么利润可赚了,也就是俗话说的:只剩下喝“汤”,连一口“肉”都吃不上了。

  但是,老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翟双喜的“肥肉”就放在案板上,他看的见别人也能看的见,所以,这块“肥肉”被另一位有“大靠山”的商人盯上了。

  翟双喜的征拆工作差不多进行了一年,整个棚户区改造规划的区域拆的只剩下位于东风大街和红卫路交汇处的乌拉山镇政府办公大院,和紧挨着镇政府的一个2层商业楼大富豪鞋城。大富豪鞋城虽然没拆,但是翟双喜和所有者已经将补偿条件谈妥。

  2011年5月,翟双喜找到了乌拉山镇(原西山咀镇政府)的党委书记,双方的第一次商谈比较融洽,因为翟双喜手中拿着乌拉特旗政府的规划文件,乌拉山镇政府的办公大院属于国有资产,领导们也不会有过多的刁难。

  然而,就在翟双喜暗自高兴的时候,也就是他认为最好拆的镇政府办公大院,却成了他拆不动的地方。在和镇党委书记的第二次商谈中,镇党委书记明确告诉翟双喜别再找他了,不然他的官就当不成了。

  旗政府规划好的棚户区改造项目,怎么会让镇党委书记丢掉“乌纱帽”呢?翟双喜怎么也想不通!之后,他托人打听才知道,原来这2540多平方米的乌拉山镇政府大院,早在2008年就被旗委书记王某某口头转给了另一位开发商张某。

  早在2005年旗政府就整体统一规划了,怎么又割出一块给别人呢?而且还是项目区的一块大“肥肉”,他和政府白纸黑字都写下了,政府不能说话不算话吧?难道旗领导的一句话比旗政府的文件还厉害,就能将已经规划好的项目改变了?

  带着满脑袋的疑问,翟双喜找到了分管棚户区改造的副旗长乔某,听完翟双喜的汇报,乔某噌的一下站起来说,规划范围内的国有资产是谁的就是谁的,如果改变了,等到“上会”的时候我给你说。

  听了乔副旗长的话,翟双喜心里的石头暂时落了下来,他就回去等待。没多久,该来的还是来了,乌拉特前旗政府召开相关会议,乌拉山镇政府大院确实被划出去了。听到消息后,翟双喜真的急了,棚户改造区内最有商业价值的土地被划出去了,打发拆迁户建住宅楼的不值钱烂摊子,却交给他去投资改造,这不是明着依仗权力欺负人吗?

  翟双喜又找到乔姓副旗长,这一次乔副旗长也没脾气了。他无奈地说,老大定下的事,我一个分管的副旗长做不了主。不过,令人不解的是,虽然项目区最有价值的一块土地被划走了,但翟双喜却没有拿到一个确定性的文件,只是从乌拉特前旗建设工程审批委员会会议纪要上能看到,由他规划修建的商业项目从东风大街北退到了西山咀(现在的乌拉山镇)镇政府北,由此也能看到什么是玩弄权术。

  到嘴的“肥肉”被有靠山的人夺走了,翟双喜输得有点不甘心,更觉得自已很没面子。他想换一种方法把这块肥肉拿回来,那怕是损失一点钱财也要找回面子。旗委书记把这块地硬生生地划给了张某,他就放下身段找张某谈判,争取维持棚户区改造项目的完整规划。翟双喜苦笑着说:“谁让咱没有书记做靠山呢!”

  2011年6月,翟双喜邀请了乌拉特前旗十几个有头有脸的生意人做陪,请当地开发商张某吃饭。翟双喜表示,乌拉山镇政府大院评估的价格在700万元左右,他愿意给张某1000万元。在饭桌上那些有头有脸的人也进行了说和,但是张某认为这是一场鸿门宴,没有答应。

  2011年底,快要过年的时候,翟双喜又一次带着礼品去看望张某,但是这一次双方不但没有谈妥,而且彻底谈崩了。

  也正是在屡次和张某的商谈中,翟双喜了解到,2008年,旗委书记王某某在明知他们和政府签订的棚户区改造项目规划的情况下,硬是将乌拉山镇政府大院这块“肥肉”给了张某,张某企图在这块地上盖一座五星级酒店,条件是张某在另一地方新建一座镇政府办公大楼。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新的办公大楼于2013年刚完工,张某在2010年用乌拉山镇政府大院在银行做了抵押贷款,还不上银行贷款五星级大酒店也就泡汤了。

  规划范围内最有商业价值的地块被人硬生生地挖走到银行贷款了,没靠山的翟双喜的棚户区项目改造还得继续。为了弥补领导“挖肉”带来的巨大损失,翟双喜只能调整棚户区改造项目的设计方案,之前规划好的商场被迫更改了位置,规划的6层住宅也因无法满足回迁需求,被迫改为11层至13层的高层住宅。于是,他的建设成本大大增加。

  翟双喜说,他带着1亿元的真金白银回家乡投资,就因为领导私自将规划变更,他的项目从挣钱变成了赔钱,为了补上变更规划带来的窟窿,香港平特尾最准的网址,他现在欠下银行2亿元,从亿万富翁变成了亿万“负翁”。

  旗委书记擅自将规划好的棚户区改造项目改变,受害者除了翟双喜之外,更大的受害者是乌拉山镇的市容环境和营商环境,一栋本该改造的旧楼被遗弃十年,不仅没有为城市的发展助力,反而成了一块市容伤疤。

  自改革开放后的40年,我国经济发展取得了伟大成就。但是,在发展过程中一些地方政府的行政权力集中,造成腐败难遏且效率低下,还有一些地方领导滥用权力给一些特殊关系企业谋利,使得其它企业的生存空间受到极大挤压,就这件事情来说,纪委监察机关应该及时介入调查,这其中到底有何猫腻?为何寸土寸金的地段能留下一座“破楼”?